殊不知,她此时身子倾向了身边的男人。

专属于她身上的味道萦绕在他鼻息之间,即便是眼下这种情况,两个人贴的极尽的距离,仍是让他心神一动。

“钟曦,你在这儿别动。”

他手忽然动了下,把她推到楼梯下方。

这里很暗,连月光都照不到她的脸。

外面那些人正拿着手电筒,围着一楼,往里面照着。

“你去哪儿?”她手一晃,紧紧抓住他的衣服。

薄凉辰勾了下唇角,“他们只是想确定房子里有没有人,如果没人,也许会进来,我得想想办法。”

钟曦不停摇头。

忽然听到外面喊了声,“楼上窗户开着。”

她眼眸忽的睁大,“是卧室,我忘关了。”

薄凉辰眉心一拧,唇间缓缓吐出一句,“没事。”

钟曦看着那些手电筒的灯光逐渐远了,都绕到了房子另一边,她心里越来越慌。

如果她关了楼上的窗户该有多好。

“钟曦,你看着我。”他压低了嗓音,“你相信我吗?”

钟曦回过神来,缓慢又认真的点了点。

男人唇间笑容愈发深了。

“那你在这儿等我。”

说完,他就转身进了厨房。

钟曦独自蹲坐在楼梯下面,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,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,背紧贴着墙壁。

冰冷的感觉袭入每一寸肌肤。

外面发生了什么,她一点点都不知道,渐渐的,楼上开始有了脚步声。

那些人互相不交谈,但听脚步声,最少也有五六个人。

他们潜进来要干什么?

钟曦的心跳越来越快,凶猛而激烈。

就在有人已经要下楼的时候,其中一个人接了通电话,然后就立刻说,“走。”

钟曦清楚看到那个人的影子,就在她前面一两米的墙上,但他脚步转过去,一行人从楼上的窗户离开了。

就在他们走后不久,整个房子的电力恢复,所有的灯重新亮了。

薄凉辰回来的时候,钟曦还是躲在楼梯下面,一动不动。

他弯下腰,伸出手来。

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

钟曦怔怔看着他,好一会儿,才说,“我脚麻了。”

薄凉辰立即钻了进来,把她拦腰抱出去,但钟曦立刻就说,“放我下去!”

“……”

薄凉辰还来不及反应,她已经跳了下去。

男人眉心一紧。

“你背上的伤还没好。”钟曦垂下眸,叹了口气,“你出去,是去跟薄怀恩谈判了?”

这点,她还想得到。

薄凉辰,“嗯。”

他往前挪步,把沙发上的薄毯,搭在了她身上,抬手顺便撩起她额间的碎发,“我明天会去公司,把所有的事情捋清楚,到时候,就不用这么担心了。”

他在这个世界上,最后在乎的人,就是钟曦了。

他会拼尽一切,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哪怕,要用他的全世界去交换。

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