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处停着的几辆黑色商务车里,坐着的都是薄怀恩笼络的那些董事们。

他们死盯着薄氏大门,“我倒要看看,薄凉辰今天还能怎么样!”

“明明都是强弩之末了,还要挣扎,真可笑。”

乔霖来到薄怀恩身侧,“都准备好了。”

薄怀恩眼眸深深坠在那个方向,唇间的冷笑越来越浓稠,“我等了那么多年,终于等到了今天啊,大哥,你欠的债,就让你儿子来还。”

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双腿。

整个人发出了癫狂般的笑声。

路上,一阵飞车掠过的声响,薄凉辰的车驶入了停车场。

钟曦解下安全带,跟他一起走下车,那些记者们全部涌了过来,麦克风和镜头险些要怼到他们脸上。

“薄总,请问薄氏今天要宣布破产了吗?”

“薄总,今后你打算从事哪一行呢?”

“有人说薄氏集团会有今天,都是因为您当初逼走了萧毅,你后悔吗?”

薄凉辰冷眸扫向他们,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,“在做生意这件事上,我从来就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,你们应该去问萧毅和白永平。”

他说着,伸手护着钟曦往里面走。

面容只有在面对钟曦的时候,才稍显缓和,“早就说了让你在家里休息。”

他语气中浸满了宠溺。

记者们纷纷被甩在后面,追不进去,接着后面商务车里走下来几人,全都冲着薄氏大门而来。

他们手机上已经收到了消息。

“薄氏集团居然拿到了欧普集团子公司长达十年的合约!”

“薄凉辰这个小子,走的什么运?”

然而就在这些人被堵在门口的时候,一辆超级奢华的银白色加长轿车开了进来。

从车上走下两人,一个是黎桦,一个是跟在她身后,一脸笑容的曾誉显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曾董?他什么时候回国的,来这儿干什么?”

曾誉显已经退出金融圈很多年了,但他的名气始终摆在那儿,让人无法小觑。

黎桦推了推墨镜,等着曾誉显给她开门。

其他人都诧异望着他们,只有胆大的记者敢冲过去,“曾先生,请问您今天来薄氏的目的是?”

“我要给薄氏投资。”曾誉显一句话,全场安静。

远处,薄怀恩刚刚下车,就听到了这么一句。

看清曾誉显的脸,他只觉得胸口无比发闷,手不住抖着,落在轮椅上许久才平静下来。

同一时间曾誉显也注意到了薄怀恩,他的眼神瞬间冷了下去,转身陪着黎桦走了进去。

白董事几人冲到薄怀恩面前。

“现在怎么办?”

“不是说萧毅也会来吗?他怎么还不到。”

乔霖手机一响,他看了眼手机屏幕,俯下she

子说,“出事了,萧毅失踪了。”

所有人脸色骤然煞白。

“什么!”

“那我们的投资呢!那臭小子卷钱跑了?”

紧接着,聚集在门口的所有记者,都被薄氏的公关经理请了进去,“各位,薄总和钟副总会对于前段日子的流言进行一个统一的答复,请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