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桦稍显犹豫,“他就是我一个老朋友。”

不管她说什么,曾誉显都是一副全然配合的样子。

钟曦不好直接问,就用眼神询问薄凉辰,但他正在跟周放说什么,也没有注意到,于是就剩下钟曦在听曾誉显的话。

直到,他亲口承诺,“我愿意拿出我个人的资产,投入到薄氏之中,并且,我不需要任何股份。”

这么简单?

钟曦张了张嘴,在桌下用腿撞了薄凉辰一下。

薄凉辰接到信号,立刻淡笑着说,“公司目前……”

他一番解释,但曾誉显依旧很坚持,“薄总,咱们之间早就应该合作的,之所以拖了这么久,也是因为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,这次,咱们必须好好的大干一场。”

话音落下,连周放都有些坐不住了。

“曾总,您应该也听过一些关于薄氏的消息吧,你一点都不介意吗?”

倒不是他眼红薄氏有这样主动找上门来的合作伙伴,而是担心事后有变,又或者,这个曾总根本就是被薄怀恩收买,来坏事的人。

曾誉显掀眸而笑,“我相信薄总的人品,更何况,做投资要总是听别人如何说,永远跟在别人后面,怎么赚钱?”

周放被说服了。

同时,薄凉辰也轻点了下头,“曾总有这个意向的话,我们可以约个时间,去公司慢慢谈。”

“也不用,我已经……”曾誉显想要说什么。

但话没说完,就被黎桦瞪了一眼。

他紧忙闭嘴,一张圆胖的脸立刻笑着,“好好,是我太心急了,咱们再约时间,好好谈。”

钟曦坐在一旁听着,怎么都觉得这个人有问题。

她和黎桦中间去洗手间的时候,她拽住黎桦问,“姨母,你跟那个曾总是什么关系啊?”

黎桦正洗手,表情淡淡的。

“就是一个很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。”

“那他怎么会突然要跟薄氏合作?”钟曦疑惑问道。

黎桦咳嗽了声,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能他知道我回国,又打听到我跟薄凉辰还算有亲戚,就过来攀交情了吧。”

她说着,看向钟曦,“你要是觉得有问题,就告诉薄凉辰,不要合作了。”

钟曦犹豫了,现在是薄氏最需要强大合作方的时候。

曾誉显的出现简直就是及时雨。

况且她也没有资格帮薄凉辰做决定。

“行了,你别想这么多了,阮儿已经决定周末跟许医生出国接受治疗,你会去机场送她吧?”

“嗯,会去。”

钟曦打开水龙头,清澈冰凉的水瞬间包裹着她的指尖。

……

跟曾誉显的见面简直太顺利了。

薄凉辰回去的路上也不禁有些诧异,“以他的实力,不会听不到那些流言,但他选择相信薄氏,该说他慧眼识珠吗?”

“会不会是……”

钟曦没说出口,因为她虽然觉得疑惑,却能感觉到曾誉显的热情和亲切,他是真的一心想跟薄氏合作。

“先别想了,你该休息了。”他手掌伸了过来,覆上她的。

明天自有定数。

这段时间他每天在公司熬夜,钟曦也陪着,他对她的心疼超过了一切。

翌日一早。

薄氏大厦楼下挤满了记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