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天,边城。

“未给萧君泽回信?最好还是关心一下,免得他一天三封信到我这。”沈清洲指了指桌上的信件。

朝阳笑了笑,本以为萧君泽忙于政务,看来也没有那么忙碌。

“沈大人,将军让您去营帐,商讨军饷之事。”

朝阳有些担忧的看了沈清洲一眼。

边城的额部署是除了嘉峪关兵马人数最多的,萧君泽几乎将国库中存有的粮食大半都送到了边城。

而且边城军营更像是一个枢纽,至阳关与其他各个关卡的粮草运输都要通过这里周转。

边城的将士人人都在等着吃饭,数十万大军,每天需要多少的口粮。

何况,钱好凑粮难征集,这也是萧君泽为什么着手让人镇守江南,打压富商,上缴粮库的原因。

也是巫族为什么束手束脚的原因。

他们或许不缺金银,但一定缺少粮食。

古嘉王朝留下的宝藏被大虞与奉天瓜分,可有钱只能作为军需,却无法解决根本。

战争年代,粮食才是关键。

很显然,这次军饷粮草被劫,是个很大的难题。

他们必须要尽快解决了。

“不用担心,我来想办法。”沈清洲安抚朝阳,他来想办法。

毕竟陆家是有兵的,强行冲突不见得是一件好事。

“你能怎么想办法?十几万兵马的口粮……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比不过粮仓。”朝阳摇头,不想让沈清洲继续透支下去。

沈清洲这几年虽然势力强大,但他并不是贪官,那么多的粮食,去哪里弄?

十几万人等着吃饭……

粮食比真金白银更贵。

沈清洲看着朝阳笑了一下,这是在心疼他?

就当他自作多情吧……

“江南最大的粮行,是咱家的。”沈清洲十分低调的说了一句。

朝阳惊愕的张了张嘴,沉默了许久。“粮行……还有粮?”

“新粮已经到库了,为父……提前让人储备了些,但国库征收,粮行能拿出来的存量,最多能支撑边关各处十三万大军三日的口粮。”沈清洲已经尽力了。

朝阳的惊愕还未退散。

三日的口粮,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。

仔细的思索着,朝阳叹了口气。“给我们三天的时间,好好想想办法。”

沈清洲十分欣慰,轻轻呼了口气,也不知道朝阳是不是还没反应过来……总算是认他这个爹了。

“沈大人想要多少?”朝阳蹙眉,十几万大军三日的口粮,也不是小数目。“我会让陛下按行价给您。”

沈清洲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。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就当为你添置的嫁妆了。”

朝阳没说话,假装没听见。

“三日,我们必须想到解决办法。”朝阳转移话题。

沉默了许久,朝阳再次开口。“如何才能让陆家主动交出粮草,还能不打草惊蛇呢?”

沈清洲与朝阳相视看了一眼,谁都没有说话,但却心有灵犀的笑了起来。

他们必然是同时想到了同一个人。

那就是陆云锦。

陆家将自己的儿子送过来,既然落在了小狐狸和老狐狸手里,不脱层皮那不合适。

朝阳和沈清洲若是联手,那估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……

军营,还在和将士们划拳喝酒,猜骰子的陆云锦狠狠的打了个喷嚏。

“陆兄,没想到啊,平日里你都不和我们合群,玩儿骰子还是一流。”

“就是,陆兄陆兄,你和我们看着不一样,想要也挺能喝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